热线电话:400-016-5186    广告合作   新闻发布
 
放生 » 放生资讯 护生漫谈 放生心得 放生指南 放生仪轨 放生文库 放生愈病 放生问答 杀生因果 放生因果 
 
放生 » 放生文库 » 放生感应奇迹记
 

放生感应奇迹记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12-25  作者:佛友网  浏览次数:51315


  放生感应奇迹记

  只将此心,推及物类

  张维哲/桃园中坜

  生命哀歌,娑婆频响;菩萨救渡,随化示现。

  记得有位乘客回忆:“小时,母亲杀鹅。我见鹅悲吟,忽地!一蹬一蹬跳到眼前,头低垂,哀鸣不已,泪珠如豆,潸潸滴落。我知鹅祈救,急奔母前哭诉:“鹅在哭,不要杀它!”母怒道:“不杀,吃什么?”尽管哭红双眼,也挽不回!从此发愿,终生持素。”

  有时,我们会这么说:我够仁慈、善良吧!既不偷、又不抢、也不杀人啊!

  过去,我是位厨师,十八岁受习厨艺,先后到鸿禧山庄西餐部、铁板烧及复兴航空当厨师。十年来,想尽办法让美食锁住客户的心,于是割剖庖烙、残形杀戮,累年难计!直到一次煮活虾,才令我震慑地放下屠刀:这是一道水煮鲜虾,虾必须是活的,煮出来的味道才鲜美。那次,锅内放水,即刻倒入虾,盖紧;侍至定温,才起盖。当时带著狡狯的心理—没见过活虾是怎么死?遂低下头,缓缓掀开——吓!怎么每只虾都直挺朝上,并排站正,两眼瞪大?这一幕,如此悚然惊惧!楞在那儿良久,突然,从前那些无以计数的生命扑入脑海,我冷颤不断,在我手下丧命的,何时会向我讨债?它们被我开膛破肚、剥皮分肢,甚至剁成碎肉,然后煎、炸、烤、煮,受刑无尽,如同地狱;那么,该偿之命债,该受之果报,岂容脱逃?而还敢言是个好人?若是,何众生受苦,却麻木不仁?自此,改行开计程车,同时放生。

  放生未久,业报来现。未学发觉,胸口有颗如黄豆大肿瘤,不痛,有异味,长庚医师说是脂肪瘤,无大碍。但时间一久,瘤变如玻璃球大,家人皆劝割除,迟迟未决。有时沐浴,手触及,心中默念:“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。”三月后,瘤发炎疼痛,心中惴惴不安。过几日,传出臭味,化脓,将其余挤出;近一月,伤口自愈,疤痕全无。

  护生画集里,有段长痈故事:

  有个卖鳝鱼面者,每日杀几十斤,做三十年。到五十岁,梦两尾大鳝鱼怒目来咬,次晨两膝长痈,虽涂药有效;然鳝鱼不甘,续讨之,数日,竟溃烂见骨死。

  两相对照,何其有幸。我早遇放生,知道忏悔,否则也同老伯一样受重报。

  故凡事不能侥幸。去年九月,顿感身心疲累,想暂歇数月再放。念一起,夜半,胸口忽被压,喘不止,挣扎许久,大喊出声,家人皆惊吓。今年年节,假期长,计程可加成:或暂停放生,多赚点钱。妄又起,是夜,再遭逼压,几近昏厥,最后使力念佛,才起身。如此连遇异相,实非偶然,顿觉:“放生怎可懈怠,怨亲债主来讨,是因他们苦,急需功德助其脱离三恶道。莫贪钱财,业消,福自来。”一切明白,视放生为当务之急。

  如今,末学之受病苦、财物耗减、怨亲来扰,此逆增上缘,为成就我。吾秉真诚心,善待一切,则众生佛性自显,明此无缘慈,同等布施。

  放生而后重生

  林雅淑/基隆市

  民国八十六年春末,为求家母病愈,至台北一处地藏菩萨庙发愿抄地藏经,未料,愚即在此得植放生茹素善因缘。愚自幼即苦于偏头痛,既长,情况日益加重,小毛小病亦不间断,为众人眼中的药罐子。缘此抄经因缘,庙里住持付嘱应尽早茹素,平日更应多行无畏布施;愚根器低下,未解无畏布施为何,竟未深究其意。如今回忆,当知放生茹素因缘种子于当时已然种下。

  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摇醒了惛昧沉睡已久的心灵,与同修反覆思考人从何而生?死归何向?生存价值几许?二人时于夜阑人静,长谈至夜半,却总无解。八十九年仲夏,加拿大之行可谓“重生之旅”。此行与同修何其有幸,得遇台中县太平市洪师兄与其同修,放生茹素因缘于焉成熟。在二位善知识提携接引,入得佛门,依上圆下因老法师授三皈依。师兄师姐软言晓喻下,了悟学佛真义,窠臼尽破、师兄复劝:“众生本是我父我母、我兄我弟、我姐我妹......将心比心就对了。”豁然开朗,放生茹索二事,其功德之无量,实为当务之急。自省观照,忆及童年残忍无知,犯种种伤害无辜小生命之罪,更形羞愧难以自处。每值夏日,愚即为蚊虫叮咬所苦;当年蒙懂无知,时以捕杀蚊蝇为乐,所杀生命不计其数,惭之愧之。

  加国之旅返台第三天,幸值难得于台北举行之大放生,二话不说即欣然赴会。百万抢救而来的鱼类,前所未见。一部部载满物命的卡车前,井然有序的人龙顺势排开,一桶桶的鱼在一位位师兄师姐阿弥陀佛佛号中传送著,重获自由地跃入大海中。眼底所见,尽是前所未有的震憾—高挂的艳阳、汹涌的人潮、绵延不断的佛号、接续不断的鱼桶、挣扎不安的物命、撼人的悲心、得水的喜悦、鱼儿自由了—愚亦仿佛重生了。此情此景,让人既喜、又悲、还忧:喜悦今日鱼儿重获自由之难能可贵;悲怜旧日曾恣情食啖葬身腹中之无数生命;更忧心众生终日互相食啖之冤仇何时了。

  如此磅礴之放生气势,奠定日后坚定放生之决心。台北放生之行后,与同修行小放生,于焉开始。夏末,几乎每遇周末即驱车前往渔港抢救将为盘中飧之沙虾;临冬、转往台北鸟街拯救斑鸠、黑嘴鸟或麻雀。虽所救命数极少,总思能力所及救一命是一命。犹记首次小放生,情景之殊胜,至今难忘。

  首度放虾毫无经验,当念完三皈依,海浪一波波,虾桶往水中顺流一倒,见虾子入水随波逐流,安静异常,口中阿弥陀佛不断,心正忐忑,莫非已往生;忽觉脚下一阵搔痒,定眼一瞧,怎知虾群竟围绕二人脚踝处、虾须正频频磨蹭著。直觉,阵阵海浪似赶不走虾儿们聆听佛号切切之心;一阵浪退后,忽见四、五尾虾儿,于左脚前方四十五度处,原地飘浮,一字并列排开,虾头朝向这头,摇首乞尾,似正毕恭毕敬倾听佛号,又像列队道谢感恩,不愿离去。顿时,莫名喜悦油然而生,久久不去。此经验之于从未担任大放生最前线之人而言,实难体会,万物是如此灵性通人,就在物命重获自由之际,忏悔心亦随之而起。顿觉,众生本是一家人,原是同根生。

  陆续亦放过一次大泥鳅,此次感应更为殊胜。从未见过如此大泥鳅,身长滑溜状似大蛇,嘴带长须更像古怪老翁,似通人性,望之令人心生畏惧,不敢久视,只忖速将成箱挤成一堆之泥鳅放入水中了事。待念佛号放入溪中,亦见大多停留岸边、围绕不去。倏然,其中一尾,头部窜出水面,朝同修猛力点起头来。见状既惊又喜,与同修二人满脸兴奋,且以更大声佛号与之应和。孰料,前一秒钟犹如大水怪,瞬间变身调皮可人小泥鳅。万物皆有灵性,不可不信矣!

  继几次小放生,慈悲心日兴,茹素之心更形笃定。各种放生小感应屡见不鲜。正值冬雨连绵,海浪汹涌,几次险象还生后,即转至居家后山一地藏庙前放鸟。,八十九年冬初,家母经检,惊觉乳房肿瘤,医师判断应为零期乳癌。百般劝说,家母始终不愿手术。见状,唯有放生一途。几番劝诱,家母亦加入同行小放生。头遭放鸟,感应亦别。斑鸠较之黑嘴鸟与麻雀,更见灵性。听闻车上朗颂佛号,斑鸠们即停止骚动;至山林中,待箱口大开重拾自由时刻,亦不急不徐、不冲不撞。缓缓栖身枝头边上,萦回不去。几次经验累积,得知其停留不忍离去无非二事:一则欲聆听难闻佛号;二为感恩道谢。每至后山放鸟,行经山中小径,传来阵阵轻脆悦耳鸟乐声,家母总喜悦道:“这些唱歌的鸟儿,会不会就是我们放生的那些鸟啊!”闻言,心情亦随之轻快踏实起来。当初人云亦云的母亲,也因亲领放生之殊胜,渐有转念。农历年后,家母终于点头,面对现实接受手术。验果,原本零期乳癌,因拖延手术已转为第二期。幸病未重且手术顺利,免除骇人放射性化疗,取之以注射性化疗。术后二周,恢复良好,即携母续放。惟盼,家母速离疾恶、早日同参佛道、同行大放生,堪称圆满。个人放生茹素以来,体质转变,不畏寒冷。每值大放生日,莫名欣喜,虽言睡眠未足,头疼却不发,且精神奕奕,当然远离药罐。

  常闻:所有功德,放生最大;一切罪恶,杀业最重。

  地藏经云:“见光目女母堕在恶趣,受极大苦,罗汉问光目言,汝母在生作何行业,今在恶趣受极大苦,光目答言,我母所习,唯好食啖鱼鳖之属,所食鱼鳖,多食其子,或炒或煮,恣情食啖,计其命数,千万复倍。”

  满足口腹所造杀业,本易轻犯;再见此罪能重及下狱;怎能不生警惕。心存侥幸,人之常情。待受苦痛,方知觉悟,为时已晚。放生、茹素之紧急,当下不行,更待何时?

  闻访嘉义

  洪居士等

  顶著十月的艳阳,禁不起日前一场风寒;全身直打哆嗦,头罩千斤般重。四肢酸麻、脚踩油门,失焦的晕眩,南下高速公路,怎么特别的漫长。

  若不是为了信守约定,记录篇篇动人的乐章,不会如此拿生命开玩笑。但凭毅力的坚持,深信必蒙福佑。百感交集,漫漫长路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  下了交流道,加速直奔目的地。行经产业道路,两旁一畦畦的鱼塭,阵阵寒意沁至心底。此处乃养殖业的重镇,杀业的温床:放眼阡陌交错,波光潾潾,绵延数里。业力,难以承受之重,世代相传,犹无力反转;与之所接触尽是朴实、敦厚、慈善的嘉义人。造化,真是捉弄!

  师姐们的热情接待,倦容已消去大半。听其娓娓诉说亲身经历,虽不是惊天动地的感应,却感于那份信愿的虔敬,真个老实修行。

  洪老菩萨,罹患“退化性关节炎”多年,骨头都已变形,且不良于行。老菩萨内心明白这是“业障”,却坚强的考验自己,是“愿力大”,还是“魔障大”?每次放生必强迫自己参加。虽行动不方便,仍和大家一起走路,一起搬鱼,几年下来,平安顺利,每天至诚礼佛,愈能自如弯曲。

  因身体已没什么大碍,于是心想放生休息一次吧!钱托潘师姐交予师父即可。没想到话才出口,当晚作梦,梦见好多、好多的鱼在沙滩上,海水竟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;看了心里非常著急,直呼儿子、女儿,赶快帮忙捡鱼,安置到有水的地方。正当努力捡鱼时,发现海水开始涨潮,层层移近,鱼儿溯著海浪游走,弥弥潋滟,涛涛相连。

  放生当天,才下游览车,怵目惊觉,几乎看不见海水,怎么放生?直到九点三十分,海水开始涨潮,所见皆跟梦境一模一样。怦然自忖:“莫非护法神刻意提醒,放生万不可偷懒!”好险,这大把年纪,能有多少机缘,怎可轻失怠忽,真是忏悔!

  蔡阿惜、吴萧合两位居士,初学佛时,同为病苦所恼,因赤诚虔敬,精进修行,两人分别有观世音菩萨的加持、及见佛的奇遇。非但鼎力护持放生,亲自参与,更积极抛砖引玉,倘被拒绝,或代付车资,均毫无怨言。

  一年多前,两人共乘机车,往义德寺途中,至仁义潭附近,当时并无往来的车辆及行人,而且路很平坦。不知怎么搞的,两人突从车上摔下来,蔡阿惜冲入路旁的稻草堆中,晕了过去。吴萧合则直接跌坐原处的柏油路,呆若木鸡。待回神时,惊魂未定,茫然失措、心系救人要紧,马上拦车,赶往义德寺求救。回到现场,蔡阿惜已渐渐苏醒,刹那恍如隔世,两人抱头痛哭。还好没有任何外伤,甚或脑震荡,一切平安,感恩佛、菩萨,历劫一难。

  她们均归功于放生的利益,令善念增长,致家庭圆满。触及心扉,感同身受,顷悦谦冲,共享心路历程,忘却了来时的病痛。

  回程,全身轻安,北上高速公路,云蒸霞蔚,斜阳半奂。掬一气节自勉,庆幸,能追随上圆下因老法师,宏扬放生理念。百年树人,植善播种。

  夫妻本是同林鸟,病苦来时相扶持

  黄居士/彰化县伸港乡

  夫妻是缘,孩子是债。

  善缘恶缘,无缘不聚。

  讨债还债,无债不来。

  吾为乡下愚妇,无智无德。平日奉上圆下因恩师慈谕“老实念佛、礼佛忏悔、戒杀持素、放生赎命”达七、八年之久。得遇善知识祺雄居士为近邻,故知放生功德,不可思议。

  同修宿患糖尿重疾,十余年,身体欠安。于八十九年六月,因头痛剧烈,左手脚痉挛,中风迹象显露,送往彰基急救。于加护病房中深度昏迷,生命迹象渐失。医生摇头叹息,望著孤立无援的他,浑身插满管子,口戴氧气罩,明知夫妻因缘而聚,缘尽而散,但面临生离死别,凿心之痛,难以言喻,顿失所措。

  危急之际,突显“放生赎命”之善念,遂赶回家中,淘空行囊,凑足万余元,委托祺雄居士、阿婶婆等代买物命放生。听天由命、静待奇迹。

  连续放生三日,于第三日午后,再回加护病房探视,同修突然清醒,并索粥食用。惊喜之余,赶紧通报医生,大伙直呼“不可思议!不可思议!”

  印祖警语:

  “人惟欲眷属团聚,寿命延长,身心安乐,诸缘如意,正应发大悲心,行放生业,使天地鬼神,悉皆愍我爱物之诚,则向之所欲,当可即得。”藉同修因放生赎命,夫妻聚首之见证,与诸位同参道友共勉。

  视仇如亲系于心

  王贵屘/台中市

  苦啊苦!这个世间好苦,

  刹那之间爱离别苦,

  来来回回生死苦,

  朽干残枝病老苦,

  憎怨苦,求不得苦。

  苦啊苦!有谁让我来倚怙,

  有谁带我出离苦,

  惟依慈悲弥陀父,

  扁舟渡海到净土。

  贵屘居士,家庭和谐,温馨融合,先生体贴尽分,是标准的丈夫、父亲。奈何天妒良缘,八十九年元月同修突染肝癌恶疾,二十六天的挫手不及,竟撒手人寰。速来的不测,让居士心痛悲切如焚,忧伤郁愤。

  家中姊亲,多有学佛,惟居士屡以因缘未俱,未能亲熏佛悲。然此次同修身后事,众多莲友前来助念、关怀。不求回报,无私的付出,让居士领悟,原来佛性,就在那么一句阿弥陀佛,一抹眼神间温暖的交会中萌芽了。自此,才了解以前身在福中,不知向佛,愧疚万般。

  一个完整的家,就像树;迎著朝阳,葱翠的绿叶,但如果失去了枝干的补给,也会萎黄枯落。贵屘居士自同修往生,家庭重责由其担当,屡屡夜阑人静,睹物思人,不知其灵归何处,忆及伤心处,泪下沾襟。所以,居士初学佛时,坦言是有所住的,举凡念佛、放生、布施诸等功德,悉皆回向亡夫,期盼他能往生善道,莫堕黄泉。

  问世间情为何物,情执束缚之苦,是难解脱。贵屘居士虽爱夫逝去,却得闻兆劫难遭难遇的佛法。可谓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藉著佛理的融通,加上放生时对物命重生喜悦的感受。体悟出缘起性空何所执,缘聚缘灭皆为幻。渐渐的,对亡夫的思念淡然放下。转之而成的是念佛的欢喜心,放生的同悲心,乃至于了脱生死的菩提心。

  现在居士除了每个月固定随上圆下因老法师放生外,私下藉著生意接触,也会积极鼓励别人放生,常藉著放生问答一书,来说明放生的道理,及回答众人对放生的疑问,现在的贵屘居士就诚如她所说的“欢喜做,甘愿受”。然而,也就是她如此的慈悲善念,理事用心,护法在侧,让其躲过了一场劫难。

 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晚,气寒雨霪,约八时许,贵屘居士正在柜台内侧念佛,是时进来了一个头戴安全帽,外披风衣的青年,顺手从厨柜上拿了瓶饮料,抽出百元钞票,示意要找钱。居士不疑有他,打开收银机,瞬间手臂上感觉一阵麻痛,原来是歹徒用电击棒射出二针麻药。居士当下直觉反应是抢劫,乃奋力抽身往外狂奔,大声喝斥。歹徒见状,面色狐疑,以闽南口音连说三声:“那也按呢?”亦拔腿外逃。街坊邻居赶来探望,幸哉!居士安然无恙。

  案后,警员勘察,望著居士臂上二针,直呼不可思议,因为那是最新型的电击棒,麻药之强,十五秒令人瘫痪,三十秒令人昏厥,若不幸射中头部,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。然居士只是手臂麻痛,且人财无失。听完警员一番分析,当下心中默念,感恩哪!这一切都是菩萨垂佑。

  若一个人念头忌克,心就如朔雪阴凝。若念头宽厚,心就如春风煦阳。事后,贵屘居士细细思量,为什么一个二十初头的年轻人,会如此的冲动、鲁莽、无知?是缺钱?亦或急用?才会让他出此下策。以他的年纪不正与吾儿相彷吗?这时居士对歹徒的态度,已由愤怒转化成悲怜与不舍。所以当警员询问,捉到歹徒后如何处置时,慈悲的说:“原谅他吧!毕竟只是个孩子。”

  望著歹徒匆忙留下的百元钞,贵屘居士心绪盘旋,这是累劫中结下的恶缘,有以前的因,才会有今天的果。当下忏悔,并将那一百元委托师父放生,希望二者恶缘当世释解,并藉此功德能稍减这位年轻人今夕种下的恶业。

  菜根谭云:

  “一念慈祥,可以酝酿两间和气。

  寸心洁白,可以昭垂百代清芬。”

  虽然只是区区百元,却蕴含著包容、宽恕与悲怜。贵屘居士虽谦称学佛仅年余,但这宽仁大度的胸襟,恒持刹那的悲心,不正是菩萨精神最佳的示现吗?

  久病,非片刻之法药能愈

  郑雅泯/台北三童

  积习难除!

  人言: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”又道:“性从偏处克将去。”了凡居士改过,皆由难克处著手。欲去习,谈何容易?

  三年前,至莲因寺,发现后山小径,直登而上,巧遇上圆下因老法师。师父剀切训示:“郑居士,安住在家,心莫外驰,老实念佛,护持放生。定静匡习,方有所得。”弟子愕然!弟子我慢、攀缘重,从前已被数位师父指正。临下山,师父再叮咛:“明日有大放生,可参加。”孰料!是宿习渐断之始,亦逆境现前之际。

  早期,常至民间庙宇,同修曾任一贯道堂主。自皈依、学佛,跑遍全省各道场、法会,攀缘炽盛,可想而知。

  过去,事业腾达,钱财宽裕,浮躁易怒,无明、我慢起;未先报恩,反退道心。每思及,痛心疾首。

  自依止师父,逐摒外缘。因父亲往生、事业受挫、金钱匮乏;母亲、同修,业病缠身,苦扰不堪。我慢稍熄。每至夜阑人静,内省澄观,为冀赎前愆,发愿革除恶习,并日日放生一年。无论风雨,重重险阻,身心疲累,皆恒持不辍。学佛贵勤,譬如磨镜,垢去明存。

  发心未久,左脚大姆指至脚盘前,红肿如发酵面包,敷贴何药膏,无效;二周过,化脓、退肿。然左脚一好,右脚随肿,二周方愈。期间,即使痛至椎心刺骨,步行不易,请人搀扶,仍不忘放生。

  近年,做手机生意,与人交易,改以诚心,恶缘渐散;一遇逆境,有贵人来助。巧的是,至金山海放几次,今年竟可设店,且有业绩。

  母本有胃出血,年初(八十九年)至巴西旅游一月。回台后,体虚如生完大病,昏倒数次,带她每日放生,半年后,不见愁容,展颜开怀,神采奕奕言:“放生,吾一辈子事。”
分享到: 0
更多精彩文章,可点击访问 如来藏网 www.rulaizang.cn

声明:
1: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2:其他文章来自网络收集,其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站主张。如有侵犯作者权益之处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快速注册,快速发稿
如果您有更好的文章和资讯,需要新闻发稿,请联系:
Email:52761801@qq.com  QQ:52761801  QQ:52759361
广告业务,洽谈合作,请联系:
Email:52760031@qq.com  QQ:52760031  QQ:50299583
站长联盟,网站服务,请联系:
Email:58025771@qq.com  QQ:58025771  QQ:58217806

佛宝网手机版 请手机扫描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佛宝网官方微信平台:
超豪华版面 不一样的精彩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obao99(订阅号)

佛宝网手机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佛宝网官方微信

佛宝网微信联络:52760031 52759361


分享与收藏:  放生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
 
推荐图文
推荐放生
最新文章
 
网站首页 | 营销服务 | 会员服务 | 广告服务 | 本站优势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营销中心 | 站内公告 | 网站留言 | 京ICP备12045556号